• <td id="ak0yg"><li id="ak0yg"></li></td>
  • <td id="ak0yg"></td><small id="ak0yg"><li id="ak0yg"></li></small><li id="ak0yg"></li>
  • <td id="ak0yg"></td>
  • <td id="ak0yg"><button id="ak0yg"></button></td>
  • <td id="ak0yg"><s id="ak0yg"></s></td><small id="ak0yg"></small><td id="ak0yg"></td>
  • <xmp id="ak0yg"><td id="ak0yg"></td>
  •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2019年春節中感知中國經濟的冷暖

    2019-2-15 14:00:08      點擊:

    2019年春節我們共收到2100份返鄉調查問卷,通過匯總分析2100個微觀個體的選擇,我們嘗試從中感知中國經濟的冷暖。

    一、整體生育意愿

    放開生育也不想多生。如果放開生育,85%的受訪者有生育意愿,愿意生1個、2個、3個、4個及以上的比例分別為33.9%、43.3%、4.4%、2.3%。一二線城市受訪者不愿意生的比例最高,三四線城市受訪者愿意生2個的比例超過一半。按照樣本估計的意愿總和生育率為1.43-1.50,和2017年聯合國人口署報告估算的中國實際總和生育較為接近(2016=1.62),反映了全社會生育意愿低的現實情況。目前計劃生育政策已經放開全面二胎,考慮到即使完全放開生育,意愿生育率也不到1.5,意味著現在放開計劃生育已經起不到逆轉生育率下降的作用,需要出臺鼓勵生育政策才有可能提高生育率。

    時間精力投入、教育成本和高房價是影響生育意愿的三大主因。一定程度反應出低生育率是更加追求質量而非數量,在教育小孩上大量時間和金錢的付出會抑制人們養育更多小孩的需求。

    二、宏觀經濟感受

    一線城市受訪者對宏觀經濟冷暖的感受更強烈。比如,一線城市受訪者中有56%認為就業情況很差,43%認為過去一年所在企業的盈利狀況變壞,42%認為中美貿易摩擦對自己工作和收入的未來影響很大,比例都明顯高于非一線城市受訪者。過去一年,裁員降薪較為頻發的互聯網、金融等行業主要集中在一線城市,市場規模、開放程度、信息傳播速度使得受訪者對宏觀環境和個人命運的變化更加敏感。

     

    是否會因為貿易戰而傾向于購買國貨?來自不同城市和年齡段的受訪者,態度截然不同。二三四五線城市和35歲以上的受訪者會因為貿易戰而傾向于購買國貨,而一線城市和35歲以下的受訪者有此傾向的比例相對較低,同時因貿易戰帶來的國貨偏好會隨年齡上升。

     

    三、總體消費體征

    物質生活滿足后,衣食住行不再是消費者的主要追求。整體而言,消費者的收入越高,對品牌的追求下降,對品質體驗設計的追求上升,且更傾向于在健身健康和娛樂休閑上增加花銷,這些代表了中產階級消費升級的方向。

     

    各年齡段消費群體的畫像迥異:20歲以下的青年消費群體更追求品質體驗設計,消費傾向于文娛休閑;20-35歲的年輕消費群體更追求性價比,對文化教育投入較大,對健身健康和汽車家居的關注明顯提升;35-55歲的中年消費群體特征相對穩定,追求性價比的同時,更傾向于文化教育和健身健康,對娛樂休閑和時尚美妝的需求逐漸下降;55歲以上的中老年消費群體明顯傾向于健身健康。

    六成受訪者表示有購房需求。一線城市仍然有很強的剛性和改善性需求,首套房剛需占三成,改善性需求也占近三成;二三四線城市以改善性需求為主,五線城市及以下(縣城農村)伴隨城鎮化進程的推進,仍然有很強的首套剛需。綜上來看,一線城市房價的基本面支撐較強,二三四線房價逐漸進入存量博弈,五線城市房價與城鎮化進程密切相關。

    一線城市按揭壓力****,二線城市的家庭杠桿上升最快。月供收入比是衡量居民杠桿水平(償債能力)的指標之一。對比月供收入比超過30%的受訪者比例,一線近四成,二線有三成,三四線略高于兩成。對比最近兩年月供收入比50-70%的受訪者比例,一二三四線城市的居民杠桿都有上升,其中二線城市的家庭杠桿上升最快。

     

    居民杠桿擠出消費的情況明顯。整體來看,家庭杠桿越高(房貸收入比),消費更追求性價比,預支未來收入進行消費的行為更普遍,購買商品的價格更傾向選便宜,全年不旅游的可能性也更高。

    精品视频91久久久久久黄无码_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免费_日本精品专区一二三区